高校学生卧底调查发现富士康加薪“明升暗降”


10月9日,一份《富士康调研报告》由内地及港台高校师生联合发布。报告中列出了富士康管理中的数宗“罪”,直指强制加班、超时加班、克扣加班费、漠视职业安全、压力巨大的工作环境等隐患,是富士康“连环跳”事件的祸首。
调查结论不仅来自富士康位于深圳、昆山等12个厂区的1736份问卷调查,更有14名调查团成员以打工者的身份、卧底富士康的生活体验。
进厂面试先看手
8月6日,清晨七点三十分,与其他一百多名应聘者一起,卧底富士康的调查团成员之一李静(化名)来到了富士康廊坊厂区。作为富士康调查参与者的她,刚刚开始研究生阶段的学习。
“应聘者分成两组,被带到了厂区的一处楼房,面试地点在三楼。”李静被告知,想进入富士康,要经过笔试面试和体检,所有工作在一天内便可完成,而所有步骤的开始,是让应聘者伸出双手。“面试的人会让你伸直手臂,跟着他的命令翻转一下,抓握一下,判断你是不是有基本的操作能力。”
招聘人员还将应聘者的学历以大专为界限分开,“大专以上学历,进厂后直接就是师1级,也就是工程师1级,如果到不了大专,你就只能当员1,即作业员1级。”
为体验普通工人的生活,李静隐瞒了自己的学历,而招聘人员也没有对她的学历进行核实,假称是一名“高中毕业在饭馆刷了两年盘子”的女工,李静进入了笔试面试。
“笔试大多是初中水平的。”其中笔试中的一道大题是勾股定理。面试同样平淡无奇,工作人员只是简单询问了李静的家庭与经历。
面试一直到下午5点,等待结果的人群最终被分为三部分,被富士康的工作人员带到厂区门外的人,会被告知不予聘用;而其他人或被通知复检,或直接被带到食堂吃晚饭,然后住进宿舍。李静进入了富士康庞大流水线体系的第一环——当天就住进富士康:“每天都有上百人经历这个过程,而录取率大概在3/4左右。”
惩处规定达127条
与李静一起通过招聘的上百人,被安排进有空缺床位的职工宿舍。每间10人居住的宿舍,由于工作人员流动大,不时出现空缺,李静所住的宿舍,有5个床位空着。
“这些人从哪里来的都有,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进入富士康,大家只有一个想法,赚钱。”这里有找不到工作的中专毕业生,有梦想开奶茶店而来攒钱的待婚女子。她还了解到,工人其实有社招工和推荐工的区别——由于缺少工人,富士康鼓励工人推荐亲友加入工厂,每个成功推荐者都会得到上百元的奖励。面试后的第二天,李静与新来的同事一同签订了劳动合同,社招工与劳务公司签订了两年的劳动合同,而所谓的“推荐工”,则可以与富士康签3年的正式工作合同。
进入富士康的当天下午,李静开始了长达一周的人资培训,她被告知,任何违反生产纪律的行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事后,她与其他调查人员发现,在《富士康科技集团员工手册》里,仅涉及惩处的规定便有127条。
在培训课上,李静看到了一段富士康自制的教育视频——“阿丙打工记”,视频中的阿丙,为自己的利益努力抗争,企业的管理者也被分成了“好线长、坏线长”,好线长态度和蔼,而坏线长脾气很凶,总是呵斥自己的员工。
借着这样的机会,李静向主管询问为何富士康出现了这么多跳楼事件,主管却不愿多谈,只半开玩笑的表示深圳的主管不如自己,对员工太凶了:“然而实际上他也很凶,不许我们私下谈论自杀事件。”与李静同去的一位同事,由于还没有配共用衣柜钥匙从而无法拿到工作服,遭管理人员责骂:“虽然培训时说管理人员不能凶,不过现实中,没有一个不凶的。小姑娘被骂得直哭。”
员工犯错后的惩罚,也五花八门,另一位在杭州体验的学生回忆,曾有同事因漏锁螺丝,被罚抄总裁语录300遍。
工作时间超过10小时
原本七天时间的培训,由于生产线的人员短缺,被浓缩成了三天。三天之后,李静被分派到C03厂区,所谓C03,是一栋全是生产车间的楼房,这样的楼房在富士康厂区中有十多座。
李静所分派的车间,被用来生产某著名品牌手机的主板。每一块手机主板都是自动印刷电路并焊接,印刷后,将有一道被称为“AOI”的自动检测,然后主板随流水线进入回焊炉焊接,之后流出到李静面前,她的工作便是用5倍放大镜检查主板的元件是否准确的焊好,是否存在错位。
“我的工作便是站在那里,看到不良就进行记录,如果多个不良连续出现,就要通知线长和相关技术人员。”李静表示,这样的工作,在富士康的规章中其实有“标准人力”的设置,通常是二至三人,然而由于人手短缺,同一个检查点,往往只有一个人工作。
第一天正式进入工作,李静便被告知富士康实行“黑白两班倒”的方式,而她被安排到了晚班,时间是晚八点到早八点,由于流水线需要站立工作,这也就意味着,李静需要每天站立面对放大镜超过10个小时:“每天在我面前经过的电路板都要七八百块,看得我都要疯了。”
在《富士康调研报告》中,也专门讲述了富士康工作时间的“超现实主义”。调查报告中对富士康工人的问卷调查数据显示,75%的工人“月平均休息天数”为4天,8%的工人“月平均休息天数”少于4天。此外,73.3%的工人“平均每天工作时间”在10小时及以上。工人月平均累计加班时间为83.2小时。“每条生产线都有生产指标,如果完不成任务,大家都要加班,在下班的晚课上,我们还要自我检讨。”
经过两周的工作,身体已有些吃不消,李静萌生去意,不料当她透露了想离开时,却遭到了同伴的一致反对:“大家都劝我忍一忍,每个人都说,出来不就为了挣钱么。当谈到自杀事件时,每个人都觉得那是自杀者的个人问题,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很庆幸自己能够随时离开。”
员工质疑工资“明升暗降”
繁琐的工作,巨大的压力,换来的却只是微薄的薪水。李静透露,作为普通工人,即使算上全部加班费,每月也只能拿到一千五百元至一千六百元的工资,而这还是富士康针对连环跳事件推出“加薪30%”举措后的数字。
这样的加薪承诺也被调查组质疑。2010年6月,为回应公众对于富士康的质疑,富士康宣布为工人加薪30%。据资料显示,分布在国内各地的富士康均上调了工资,加薪后工人的基本工资约为900至1200元左右,其中上海与杭州的企业上调后达到了1250元。
不过在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的眼中,富士康的“工资上调”,只是钻了政府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时间差。
“2010年很多省市都开始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也就是说,如果富士康不上调自己的工资标准的话,那么连最低工资标准都无法达到。但它宣布上调30%,却给人一种大幅上调的感觉。”该内部人士透露,富士康加薪承诺看似上调30%,但如果与各地政府新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相比,富士康员工的基本工资仅仅高出不到10%。
以上海为例,目前上海市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为1120元,而富士康普工基本工资则为1250元,仅仅高出130元:“说是上调了工资,实际还是在贫困线上。”甚至有工人透露,在上调工资后,原先的奖金被取消或减少,实际上收入“明升暗降”。
过低的基本收入,使得工人想要拿到更高收入,只能靠加班来实现。《富士康调研报告》中举例,一位在“SMT部门”工作的员工,2010年7月工资总额为2417.52元,其中1123元为加班工资,加班时间达到了103.36小时,而根据《劳动法》规定,劳动者加班时间不能超过每月36小时。
2010年10月,富士康再次高调宣布加薪100%,不过对于许多员工来讲,这样的承诺也显得好似空中楼阁。
与此同时,微不足道的工资,还被不断上涨的物价和员工的自身消费需求消弭殆尽。调查报告显示,部分富士康厂区周边房屋,在富士康宣布涨工资后,立即上调房租标准,工人只得哀叹“工资是给房东涨的”。
“工作压力让他们产生了排解压力的需求。”李静的一名室友,常在闲暇时跑到厂区周边的迪厅跳舞。而上班12小时后还要去网吧玩上两三个小时的工友,更是比比皆是,消费需求、物价飞涨与收入低廉的巨大反差,使得许多原本打算在这里攒点钱的人,成了“月光族”。 (北京晚报)



除了特别申明外,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公开内容,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进行投诉
电脑学习网 » 高校学生卧底调查发现富士康加薪“明升暗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