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骏抢救九城:全球应对全球战略浮出水面

  一切以盈利最大化为目标的商人,如此得到与放弃,似乎无所谓对错。
文|本刊记者 孙瑜 出处|《英才》杂志2010年5月刊
从上海申花队老板变身为网络游戏《名将三国》海报中的男主角,朱骏就这样洒脱地又回来了。
朱骏还是那位拉风的富豪,江湖却不再是那个江湖。
“各领**两三年”是朱骏在一次游戏产业年会上的预言,不曾想却很快应验到九城身上。
2009年,《魔兽世界》易主网易,让九城失去90%以上的营收。除了从中国网游业的前三跌落到十强之外,九城还成为目前国内唯一亏损的网游上市公司,更糟糕的是,2009年连续三个季度财报亏损,已经成为国内网游业中罕见的凋谢范本。业绩一泻千里,还可能引发团队涣散与信心崩盘。抢救九城,是朱骏复出的唯一理由。
2010年3月19日,九城公告总裁陈晓薇将于5月16日任职期满后不再续约,证实“职业经理人”对困顿之下的九城已不合时宜,朱骏将重新掌舵的同时,九城创始人秦洁也重返公司辅佐朱骏。
伴随朱骏归来的还有年初接连两笔对游戏创作公司的并购:1亿元注资杭州火雨以及2000万美元控股Red5团队。与此同时,一项名为“全球应对全球”的战略浮出水面。
然而,一直缺乏长线布局、依托单款代理游戏的九城,现在布局战略能否出奇制胜?起死回生的几率有多高?朱骏和其他创始人的回归能否重振士气?一切都是未知数。
反思
朱骏称在魔兽丢失之前就想明白了这点,于是“丢了就丢了”。
保留着走秀台上男模的发型,习惯性的敞着V字衬衣领,保持着小腹平坦的健硕身材……笑称投资2个亿“健身”的朱骏,每周和职业队会踢上两场足球。
为什么不在《魔兽世界》丢失的第二天复出?不羁的朱骏,当时内心也有恐惧。“魔兽合同没续签,什么都不做比盲目做什么要好。”
挫折之下,时间是一剂良药,以确保冷静的思考。
尽管朱骏仍在强调“对天天亏损多少并不着急”,但从最近频繁的市场动作看,九城的绝地反击已酝酿了一段时间。
尽管朱骏至今也不愿承认九城遭遇到低谷,但他坦承外界对其“居安不思危”的质疑是对的。
从2004年4月,九城以1300万美元的代价拿到了《魔兽世界》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后,很长一段时间,九城的高管们沉浸在享受数字所带来的快感中。面对单款游戏单季创造的6000万-7000万美元的收入,九城团队注意力几乎全部聚焦在游戏本身,丧失了对互联网创新与研发的“动力”。
“有《魔兽世界》的时候,老板半夜一点发短信给我们,问的是为什么今天游戏的最高同时在线玩家人数下降了;没有《魔兽世界》之后,他发的短信是告诉我们今天苹果又推出了新的创意,让我们去看看。”九城副总裁沈国定称。
“富不过三代”,朱骏如此自嘲。这似乎是一种宿命,但是,业内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位以技术出身的掌门人身上,比如丁磊、马化腾或者求伯君,长线布局自主研发游戏的可能性也将高出一倍,因为,朱骏在网游界只是一名商人。
对于丢失《魔兽世界》,朱骏认为自己并没有错,根据商人的逻辑:这只是一笔生意,赚不到钱或风险太高,这笔生意便不可为。如果把时间倒推至九城与暴雪《魔兽世界》运营权协议即将到期,双方进行最后谈判的前夜,在香港君悦酒店,暴雪公司代表将一纸合同放在朱骏面前说,“朱老板,还是你签吧,你不签,我们7天以后跟别人签了”。朱骏一看合同,“相关条件”并没有改。
“别家开的比你还高。”对方也试图激将。“真的啊?那你找别家签好了。”朱骏坚持“不改不签”。
2009年4月16日,暴雪和网易终于对外宣布,在与九城的中国大陆地区《魔兽世界》运营权协议到期后,将其独家运营权授予网易旗下关联公司,期限为三年。
后来的事实证明,网易与暴雪合作后,也并不顺利。一方面,网易与暴雪成立的合资公司被指涉嫌违规运营;一方面,由于《魔兽世界》新资料片未能及时引进,加上分成比例高的惊人,导致营收预期不如当初。
“生意中很重要一点,一款产品总有它的周期,前四年是暴利,后三年是微利中有风险。”朱骏称在魔兽丢失之前就想明白了这点,于是“丢了就丢了”。
一切以盈利最大化为目标的商人,如此得到与放弃,似乎无所谓对错。
2002年7月,九城获得韩国WEBZEN开发的游戏《奇迹MU》的大陆独家代理权,奠定了上市的基础,此后,朱骏也因为争夺《劲舞团》游戏,而搅黄了久游网的上市,如今,《魔兽世界》转手,才真正让朱骏在代理海外游戏上尝到了“苦头”。
事实上,代理海外游戏难有一帆风顺。早在2002—2004年间,陈天桥在盛大代理《传奇》时,也曾经与韩国Actoz公司展开过长期拉锯战,最终,盛大斥资9170万美元现金收购Actoz的29%股份,通过对其控股将纠纷了结。
“代理游戏没什么不好,但永远是替人家打工”,放弃《魔兽世界》的朱骏,最大的反思是,一定要寻找新的制衡办法。
复活
“宏伟”的复活战略变得扑朔迷离,而且似乎不是大成,就是大败。
8年前,九城在新加坡谈《魔兽世界》签约的时候,暴雪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其大股东维旺迪(Vivendi)也不打算追加投资。据说在当时,他们找到朱骏,称“你出一两千万美元,我们卖一点暴雪的股份给你,而且给你网游授权”,但当时九城并没有那么多现金。
问起这段往事,朱骏不置可否,但笑称:“如果当时我买了股份,现在赚多少?”
的确,如果早期能持股暴雪,那么,后来斥重金买《魔兽世界》代理权和失去《魔兽世界》都将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与此同时,根据维旺迪将暴雪卖给美国动视时100多亿美元的交易额,哪怕九城仅持股20%,也能获得20多亿美元。“想的出的数字都不叫数字”,虽然朱骏如此说,但是历史已不可能改写。
事实上,离开互联网两年之久的朱骏,对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竞争格局也有了新的判断:第一、中国网游产业整体增长趋缓;第二、中国网游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获取优势需要越来越巨大的投资;第三、从全球市场看,无论Facebook如何火爆,最赚钱的还是游戏。
为了弥补当年遗憾,九城试图从游戏源头上,控股一家具备全球化游戏思维的公司,以跳出中国网游产业的竞争格局,构建所谓“全球应对全球”战略。最近,九城斥资2000万美元收购Red5大多数股权,被视为朱骏按图索骥的一个信号。
Red5工作室的创始人柯志达(MarkKern)是《魔兽世界》的核心创作人之一,与朱骏有8年的私交,从九城代理《魔兽世界》起,两人便是一起打拼的“兄弟”,在宣布控股前,两人更是畅谈了三天三夜。
据传,Red5已经秘密打造一款大型多人在线网游三年有余,在其英文官网上,有一组游戏场景图片曝光,《英才》记者发现,有一张图片中显示,游戏主角拿着特种装配的枪支侦察敌情。而坊间则流传,有可能是暴雪另一款经典游戏《星际争霸》网络版的复活。
朱骏曾偷偷拿此款游戏的“小样”,找到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和网游公司负责发行的高管,一起观摩点评,获得与《魔兽世界》雷同的好评。但是,他不愿透露游戏内容的任何细节,仅称此款游戏将于今年下半年对外公布。
于是,“宏伟”的复活战略变得扑朔迷离,而且似乎不是大成,就是大败。不过,对于朱骏来说,这是“不能失败”的事。
从目前看,自主研发的《名将三国》和通过注资杭州火雨获得的2.5D神话网游《神仙传》,将是九城扭亏为盈的最快供血渠道,也是朱骏在中国网游市场布局的重心,但很难成为如《魔兽世界》般的造血工厂。同时,朱骏在规划中的第三个战略方向,即互联网的新应用,应该更着眼于长期的发展,短期内也并不能带来利润。
成败
说服海外投资人上朱骏风头盖过陈天桥,时隔八年,风采是否依旧?
对于投资者,更关心的是九城没有了《魔兽世界》之后,还剩下什么?现在布局战略,是否为时过晚?
有分析指出,悲观看,九城股票没价值、公司没市值、没长线规划、缺乏自主研发;乐观看,九城有现金、团队有激情、朱骏有眼光。
显然,在丁磊《大话西游》、史玉柱《征途》、求伯君《剑侠情缘》等优秀自主研发网游产品涌现之后,九城再花重金、熬时间来自主研发,无异于红海中求生存。
“游戏是艺术加技术,成天盯着没用”。于是,手握两三亿美元的九城早已开始不断投资及收购,早在两三年前,九城即在国内寻找合适的投资目标,先后在深圳、杭州、南京、成都等地投资了四五家网游开发团队,这些团队开发的产品大多将在今明两年陆续推出。
收购,将极度考验朱骏的眼光,尤其是海外投资。曾经,朱骏在挑选《魔兽世界》的眼光上,独具一格,并且在说服海外投资人上风头盖过陈天桥,时过八年,风采是否依旧?
更关键的是,一些分析师质疑,“国际化”是否能通过购买一家游戏工作室来实现?在后续的商业化运作中,是一次性出售股权套现,还是持续运营?同时,针对目前Red5有五六十名员工,如果人才流失,九城是否能将品牌和创意延续?
在盛大18计划、风云计划等平台化战略如火如荼进展之际,九城似乎还是在以单款游戏赌天下。
投资人如果丧失耐心、施加压力,怎么办?
对以上种种,朱骏一一回应:每个公司都是在发展中不断调整目标与战略;留住人才没有硬性的标准,不是期权所能决定的;讲“平台战略”的公司都有隐忧,如果游戏终端都改变了,平台还有何意义?又或者做成“平台中的平台”有何意义?投资人相信我的就留下,不相信我的可以走。
面对“后怕”,朱骏洒脱又自信。一方面,虚拟社区创始人的回归,让九城找到了更多互联网的感觉;另外一方面,员工的士气也得以在《名将三国》成功上线之后日渐恢复。
“传统企业,你做了房地产,做了钢铁,没有人可以干掉你,或者干掉你很难,但是,互联网是技术日新月异,后来者很容易把前辈干掉,就像《魔兽世界》当年最好的服务器,三年过后变成一堆废铁……”
在采访最后,朱骏还强调了一下他的另一个自信:就是通过足球与锻炼,他所保有的在IT圈中罕见的健康体魄与标准身材。
无论成败,“一年之后见分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