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科技受累体制病 高管收入不及华为普通员工



 童国华:体制机制受限制约发展
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到底该怎么建?政府、企业、高校各自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日前,在华中科技大学EMBA-管理创新系列论坛上,来自台湾、杭州、宁波等地的学员企业家,武汉市、东湖开发区的官员,华中科技大学、台湾中山大学等高校教授聚集一堂,就创新这一话题,展开了深层次的探讨。
“经常有官员问我,为什么武汉邮科院不能成为华为?而我会反问,为什么武汉却出不来华为呢。”昨日,在华中科技大学EMBA-管理创新系列论坛上,这家央企的“老大”直言,邮科院不如华为,问题出在企业的体制、机制和武汉市的创业环境等都不够灵活。
昔日“大哥”被“小弟”赶超
成立于1974年的武汉邮科院(烽火科技),是我国光纤光缆技术的开荒者,在光纤光缆、光电器件、光传输设备、光仪表等方面,占领着全国的技术高地,是我国“光通信老大哥”。
而比它晚成立14年的华为,却后来者居上。截止到去年,邮科院年销售收入不足百亿元,而华为却高达近1500亿元。在十年前,任正非写下《华为的冬天》的时候,华为的销售收入不过220亿元,短短十年,华为的销售收入就翻了7倍。再看烽火科技,从2001年到2007年,销售收入仅从36亿元增加到50亿元,增长率不到50%。
“烽火为何不如华为,首先是企业成长的环境不一样。”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徐长生表示,华为是民企,而邮科院却是央企,两者在体制机制上,面临着太大的区别。
省科技厅举例,华为与烽火拥有同样的技术,在拓宽新市场时,华为领导层认为有市场即可拍板决定,而烽火是国企,固守稳定,担心冒进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一层层上报领导,最后错失良机,让华为抢占先机。
有案例为证,1999年,该院有个实验工厂,面向市场生产一些产品。实验工厂的产品卖得最好的时候,车子排着长队在工厂门口等候。该院为扩大生产规模,打报告向上级部门要求扩编,但未获批准。
高管收入不及华为普通员工
“体制机制不灵活,是国企面对民企竞争时一大通病。”徐长生说,尽管邮科院起初拥有比华为更先进的技术,但是由于机制不灵活,激励措施跟不上,导致大量人才被华为挖走。
据介绍,华为很早就采取了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奖励激发员工潜能,也持续引进高技术人才。而邮科院则因体制所限,激励机制不足,员工积极性受到压抑,一些骨干员工出现流失。
邮科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近十年来,从烽火跳到华为的事情每年都有,2007年,还出现过100余人集体跳槽事件。论某方面的技术,烽火还在华为之上,而论体制机制,烽火却成了华为的“黄埔军校”。
“华为的技术员工中,有一半是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徐长生感叹,家门口的人才,都被华为挖走了,可见对方的激励、薪酬是多么吸引人。
在邮科院工作了十多年的一家子公司高管无奈地说,当年和他一起毕业的同学进了华为,现在收入近百万元,而他现在年薪不到15万,还不如华为一名普通员工的收入。
徐长生还表示,华为地处深圳,国际竞争意识比武汉强得多,各方面的行政管理效率和质量也要比武汉高,无形之中,企业的运营成本也相对要低多了。此外,华为每年投入研发的费用也要比邮科院多。
股权激励制度还需更具体
“创新需要源源不断的人才,而引进人才的根本是体制机制创新。”童国华说,东湖示范区获批后,邮科院成为了十家股权激励试点企业之一,目的就是要通过激励制度创新,留住人才。
“股权激励政策是好的,但门槛也是很高的。”童国华举例,企业资产120亿元,分1%的股份给个人,就是1个亿,“1亿多元,光交个人所得税就是2000 万元。”如果哪个领导一下子拿出200多万,“那早就被人调查了,关进去了。”
“我作为董事长,我不敢试,没有法律的保护,个人就很难在新政策上做突破。”他说,还有那些技术骨干,让他们一下子缴纳几百万元甚至千万元的税收,也是不现实的事情。童国华说,通过这个细节说明,政府必须要拿出法律来保障改革的实施,要制定具体细则让改革具有可操作性。
“现在再看邮科院与华为的差距,再次说明,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童国华说,政府必须为企业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只要有了好的环境和条件,企业才可能突破条条框框,取得更好的发展。
◇相关新闻
光谷面积要翻番
东湖示范区获批四个多月,改革工作筹备得如何了,与中关村到底有何区别。在论坛上,学员们都提出了这一疑问:来光谷投资创业,政府能不能像中关村那样,在股权激励、金融科技方面,在政策上有实质性的突破。
“我们正在探讨先期推动制定政策。”东湖开发区管委会工委委员卢胜回答,东湖示范区已经确定六大方面的改革:开展股权激励和科技成果转化奖励、深化科技金融改革创新、新型产业组织参与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开展政府采购、税收改革和人才引进。
“初步已确立了十家企业率先进行股权激励试点。”卢胜说,在金融创新方面,光谷将学习中关村模式,建立企业诚信体系,由政府担保,为中小企业贷款融资。此外,今年,光谷还要设立五大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每项不低于2亿元。对15个新型产业,每个不低于1000万元资金进行配套。
“还有一个令企业振奋的消息,就是光谷将在现有基础上,面积再扩大一倍多。”卢胜称,目前光谷的面积是224平方公里,经省市两级政府初步规划,光谷将向江夏、洪山两区扩展,面积将达到500多平方公里。
华科要做光谷的“斯坦福”
“硅谷的成功离不开斯坦福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也要做光谷的‘斯坦福’”接着卢胜的话,该校科学技术发展院常务副院长陈建国如是说。
他表示,硅谷中也有不少高校,但斯坦福大学无疑是其智库,通过技术与企业对接,培育了思科等众多全球知名企业。“同样,光谷有46所高校,华中科技大学更应该与东湖示范区对接,走在技术转化前列。”
事实也证明,东湖示范区获批一个月后,该校就召开深度融入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动员大会,几天后,学校近30个院系、400余教授、副教授参与研讨。3月,该校成立领导小组和建立“常协调”机制,提出近百项具有原创性成果的、市场潜力巨大的合作项目,希望在东湖示范区转化。
本文未经电脑学习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转载,请知晓




除了特别申明外,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公开内容,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进行投诉
电脑学习网 » 烽火科技受累体制病 高管收入不及华为普通员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