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的遗产,正在被 Google 和微软继承

2011 年 10 月 5 日,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因病去世,“苹果公司失去了一位富有远见和创造力的天才,人类失去了一位不可思议之人。” iPhone 问世十年来所引发种种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消费技术和消费体验的深刻变革足以说明乔布斯的远见和创造力。他发布产品时常提及的 re-invent、revolutionary 等看似浮夸的词句,已经或者正在一点一点变成现实。 苹果产品组成的乔布斯头像—Charis Tsevis 从偏执于细节,到软件、硬件全盘掌控 一千个果粉眼里有一千个乔布斯。但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精神遗产的话,我想这个词应该是,细节,细节,细节。 他令人色变的控制欲也多源自于对于细节的考究到了一种近乎偏执的状态。乔布斯会因为散热风扇噪音过大、主板设计不精致、OS X 滚动条、金属涂层、螺丝钉的曲线而抓狂。这种偏执,你也可以从包括苹果首席设计官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UI 设计副总裁 Alan Dye 的采访资料中找到映射。 近日,乔纳森在参加《纽约客》TechFest 大会时被问到是如何找到设计灵感的,他的回答和往常一样,细节,“总有这样那样的产品让人抓狂”,比如糟糕而又粗糙的手机,这也是当初设计 iPhone 的缘由。所有这些都最终内化为了苹果的基因,由内而外、自上而下驱动着这个巨无霸继续前行。 偏执于细节,与软件、硬件全盘掌控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对细节的精益求精,直接决定了乔布斯和苹果不会愿意将软件和硬件中的任何一项交由别人代劳。这便是乔布斯始终坚持的另一个理念,也是他的另一项遗产——软硬件一体。 在以往十数年、数十年的时间里,软硬件全盘掌控令苹果背上了封闭的“骂名”,越狱一度成了黑客间的军备竞赛。而数字世界到底应该封闭还是开放至今没有定论。但不容置疑的是,在其涉足的几乎每一个品类里,从 iPhone、MacBook、iPad,到 AirPods、Apple Watch,苹果都是皇冠上的明珠一般的存在。 这个星球上最好的手机——iPhone。 这个星球上最好的笔电——MacBook。 这个星球上最好的一体机——iMac。 这个星球上最好的平板电脑——iPad。 早在 1980 年,也就是苹果成立后的第四年,乔布斯在一次演讲中阐述了他的软硬件一体的理念: 软件与硬件的融合日渐深入……昨天的软件很可能就会变成今天的硬件。这两样东西正在融合。两者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就要求你有足够的洞察力,预判科技走向,又能脚踏实地,抓住消费者的需求,并最终将两者合二为一。 如今,你能从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中发现和苹果类似的理念,它们同时涉足软件开发和硬件制造,它们不再局限于原有的一亩三分地,到生产车间去,从零到一去设计、生产和制造硬件产品。Get hands dirty. 而这样的公司往往都很酷。比如做出 Pixel 2、Pixelbook、Buds 无线耳机和 Home Max 音箱的 Google,比如 Surface 变形本、笔记本、一体机玩得有模有样的微软。 五年时间,成就一个Surface帝国 微软在硬件上的投入相比很多人已经不陌生了。近几年, Surface 精品频出,甚至达到了每出一款便成为该品类标杆产品的地步。 比如 Surface Pro,是当下最好的 Windows 二合一产品,引来诸多 OEM 品牌争相效仿。 比如 Surface Studio,最好的 Windows 一体机,精密的零重力铰链让你一根手指就可以轻松控制硕大的 27 英寸屏幕。 比如 Surface Laptop,最好的 Windows 笔记本,单手开合笔记本电脑且阻尼均匀一致不再是 MacBook 的专利。 Surface 业务的掌门人 Panos Panay 也是一个细节控,他不能容忍裸露的螺丝,不能接受屏幕四周的橡胶圈。此前在接受 PingWest 品玩采访时,他有过很多类似的表达,“产品是一个人的映射,映射着它的设计者。每一个细节都值得深究,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精心打磨。” 在以往,这种情绪丰沛的表达你只有在乔布斯、乔纳森的一些采访中才能体会得到。 抛开这些 Surface 明星产品和明星人物,被吐槽了十余年的废柴 Windows 触控板之所以在近两年进步飞快,是因为微软到了 Windows 10 时代拿出了标准化的 Precision Touchpads(精密触控板)技术,深入到驱动层面去做软硬件的优化。 这项技术首先被应用在了 Surface Pro 4 的 Type Cover 和 Surface Book 上,后续又开放给了戴尔 XPS 等产品。到了最新的 Surface Laptop 上,触控板的体验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此外微软近年来在软件体验上的进步也受益于不同业务部门间的协作。微软负责 OneNote、Wunderlist 和教育业务的全球副总裁 Eran Megiddo 表示: 微软只是在 PC 层面上与硬件合作厂商进行沟通。而现在有了 Surface 以后,负责硬件和软件的同事会在一起进行交流,进行软硬件结合,这是以前没有过的经历。 当然,微软不只有 Surface。它还有更前沿的 HoloLens,还有游戏机业务。无论是外界还是内部,偶有不利于硬件业务主要是 Surface 的言论传出,但对于和微软产生交集的年轻用户来说,Surface 承担了不少形象大使的角色。 遗憾之处在于,微软已经距离人类最亲密的计算设备——手机,越来越远了。 Google Pixel 2、Pixelbook 等诸多硬件产品。图片来自 The Verge。 正在起步的Google Pixel 跟苹果、微软比起来,Google 的硬件功底可能是最弱的一个。它也是目的最明确的一个。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的回答简单直接,他甚至在憧憬一个从 AI 出发去定义硬件的时代: 如果不能将 AI 和硬件融会贯通,在未来的计算时代,你会寸步难行。…

乔布斯毕生都在追随的一页纸

成功的公司有很多,但伟大的公司实属凤毛麟角。创业伊始,创业者们往往怀揣着各种宏大美好的梦想,希望通过自己的事业,在这个广袤的世界里做出一点点改变。但现实常常与我们最初的愿景背离,为生存而不断进行的斗争,让很多企业在快速生长的过程中忘记了出发的理由。 迷失灵魂的企业,注定无法成就伟大的事业。但如何才能坚守初心,铭记自己的企业使命呢?或许苹果公司的故事可以给你启发。 1997 年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后,在短短 14 年内,创造了企业经营史上的奇迹——苹果的净利润从 1996 年亏损 10 亿美元到 2010 年达到了 140 亿美元,市值达到了约 3600 亿美元。从《乔布斯传》中可以看到乔布斯的管理哲学主要来自于苹果三个创始人之一的迈克·马库拉。乔布斯和沃兹、马库拉创建苹果时,马库拉与乔布斯像父子关系。马库拉把自己的管理哲学写了一页纸给乔布斯,主要是企业的使命和苹果营销三原则。 企业使命  马库拉说:“你永远不该怀着赚钱的目的去创办一家公司。你的目标应该是做出让你自己深信不疑的产品,创办一家生命力很强的公司。” 乔布斯说:“我的激情所在是打造一家可以传世的公司,这家公司里的人动力十足地创造伟大的产品。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当然,能赚钱很棒,因为那样你才能够制造伟大的产品。但是动力来自产品,而不是利润。斯卡利本末倒置,把赚钱当成了目标。这只是个微妙的差别,结果却会影响每一件事:你聘用谁,提拔谁,会议上讨论什么事情。”那么企业的这两种目的在实践中到底会有什么区别呢?乔布斯用苹果的成功证明这种哲学的成功。他说:“像 IBM 或微软这样的公司为什么会衰落,我有我自己的理论。这些公司干得很好,它们进行创新,成为或接近成为某个领域的垄断者,然后产品的质量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些公司开始重视优秀的销售人员,因为他们是改写收入数字的人(注:以赚钱为目的),而不是产品的工程师和设计师。因为销售人员成了公司的经营者。 IBM 的约翰·埃克斯(以及早已离开苹果的约翰·斯卡利,微软的史蒂夫·鲍尔默)是聪明、善辩、非常棒的销售人员,但是对产品一无所知。”书中还有一个故事:微软模仿苹果的 iPod 失败来说明动机的重要性。在苹果的 iPod 推出 3 年后, 2006 年 11 月微软终于对 iPod 宣战,推出了 Zune 播放器,和 iPod 外观类似,但没有 iPod 轻巧。两年过去了,它的市场份额还不到 5% 。又过了几年,乔布斯直截了当指出了造成 Zune 缺乏灵感的设计和市场疲弱的原因:“随着年龄增长,我越发懂得‘动机’的重要性。” 巴菲特的搭档查理·芒格在评述喜诗糖果的成功时说:“狂热追求产品的质量和优质的服务是公司业务的精髓所在。我非常欣赏今天在座的都是我们的长期客户和长期供应商。你有优秀而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同时你也如此对待你自己的客户,这样你就成了一张无形的信任之网中的一部分。这才是全世界应该运作的方式。对于其他人来说更有示范作用。这样才是建立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文明社会正确的方式。了不起的是,我们在职业生涯的早期就开始了这种合作关系,完全是出于一种基本而牢固的文化认同。这再一次证明了本·富兰克林的商业哲学,这么多年后在喜诗糖果里仍然行之有效。” 苹果营销三原则  第一点是共鸣。马库拉说:“就是紧密结合顾客的感受。我们要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好地理解使用者的要求。”那么乔布斯为什么能够做出让消费者共鸣的伟大产品?1、动机。乔布斯做企业的目的是创造伟大的产品和打造优秀的公司,而不是赚钱。如上面所述,微软之所以模仿 iPod 不成功,是因为动机的问题。2、多学科思维。乔布斯不是艺术天才,不是技术天才。但他兼具人文与科技特质。再加上乔布斯通过禅修体悟形成的独特直觉,所以有了创造伟大产品的灵感。3、人文主义精神。乔布斯说:“苹果之所以能与人们产生共鸣,是因为在我们的创新中深藏着一种人文精神。”4、完美主义。比如在产品开发过程中,乔布斯为了完美,经常推倒重来,团队因此饱受折磨,但做出了让消费者共鸣的产品。 5、打造一流的团队。乔布斯学习奥本海默的领导方法,用一流人才做一流的产品。 第二点是专注。马库拉说:“为了做好我们决定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拒绝所有不重要的机会。”乔布斯的一个过人之处是知道如何做到专注。“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他说,“对公司来说是这样,对产品来说也是这样。”乔布斯个人非常专注,他设定优先级。把他激光般的注意力对准目标,把分散精力的事情都过滤掉。在管理中也是如此,会保留核心产品和重要事情,砍掉一切其他业务。1997 年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时,苹果的产品线非常多。员工给乔布斯解释就花了三个星期。后来乔布斯受够了,然后在白板上画了一根横线和竖线,做成一个方形四格表。  在两列的顶端,写上“消费级”和“专业级”。在两行的标题处写上“台式”和“便携”。他说,就做四个伟大产品,每格一个其他全部停止,这样将做其他项目的优秀人才和资金释放出来专攻四个产品。结果大获成功。 第三点是灌输。马库拉说:“这涉及人们如何根据一家公司或一个产品传达的信号,来形成对它的判断。人们确实会以貌取物,我们也许有最好的产品,最高的质量,最实用的软件等等。如果我们用一种潦草马虎的方式来展示,顾客就会认为我们的产品也是潦草马虎的。如果我们以创新、专业的方式展示产品,那么优质的形象也就被灌输到顾客的思想中了。”乔布斯向约翰逊描述马库拉的名言:“一家好的公司要学会灌输。它必须竭尽所能传递它的价值和重要性,从包装到营销。” 乔布斯说:“除非有办法在商店里就把我们的理念传达给顾客,否则我们就完蛋了。”所以,乔布斯决定自己做零售店。不过零售业很难经营,计划并不被董事会和外界看好,但乔布斯精心筹备的零售店一推出就获得了空前成功。2004 年苹果零售店的收入达到 12 亿美元,突破了 10 亿美元的量级而创下了零售业的新纪录,给顾客带来了卓越的消费体验。在苹果创始之初,迈克·马库拉用一页纸写下了管理中最重要的东西,为苹果奠定了基石。乔布斯后来不断的实践和完善,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这些原则的永恒价值,缔造了伟大的产品和伟大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