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租房时被网贷 中介公司疑失联警方介入

原标题:武汉多人“被网贷” 中介公司疑失联 22岁的小妍(化名)没想到,工作后第一次租房竟遭遇了“被网贷”,中介公司疑似“失联”,房东称没收到中介房租,小妍面临无家可归,还要背负网贷的困境。 在武汉,与小妍有同样遭遇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其中,有的租客甚至成了两家网贷平台的借贷人。租房怎么会与“被网贷”扯上联系?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展开调查。 今年2月,小妍在武汉找到工作,准备租房。在一家大型网络租房平台上,看到一些房源打着“押一付一、公寓房、地铁口旁、设施齐全”的广告,她选中了位于洪山区武丰佳园的一间,中介为郑州克尔达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以下简称“克尔达武汉公司”),房租每月1230元。 小妍决定租下后将1230元押金转给了中介业务员张某。随后,她被告知,交房租须关注公众号“蚂蚁白领服务平台”并注册,每个月房租自动扣。 “中介说这是交房租的平台。”小妍在张某指导下,填写了姓名、电话、银行账号等信息。随后,每月房租通过该平台支付。 7月16日晚,小妍与室友收到房东通知:不要给中介交房租了,中介“疑似失联了”,一些房东没有如期收到中介支付的房租;如续住,须重新与房东签合同、交房租,否则月底搬离。 与小妍一样收到类似通知的还有附近沙湖港湾小区的小洋(化名)。 22岁的小洋也是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去年11月,他在武汉找到工作,通过网络找到克尔达武汉公司发布的出租房源。与小妍不同的是,他将押金、一年租金、燃气费等共9748元直接转账给了中介,合同约定从去年11月6日租到今年11月6日。今年7月17日,小洋收到室友通知称,中介联系不上;随后,他收到房东通知称,中介没如期将房租交给房东,办公点已人去楼空,小洋要么另与房东签合同交租金续住,要么搬走。 “这也就意味着,我得临时另找住处,而且,押金与剩下3个多月的房租,有可能要不回来了。”小洋联系中介业务员,对方“不接电话、不回微信”。 7月17日,小妍与小洋分别来到克尔达武汉公司位于武丰佳园的办公点,发现大门紧闭。 当天,通过网络发帖,小妍与小洋发现,仅在武丰佳园与沙湖港湾小区,就有200余名租客称被克尔达武汉公司“坑”了。 这些租客建了维权微信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他们的遭遇与小妍、小洋类似。其中,通过“蚂蚁白领服务平台”“会分期”“阳光钱包”“58月付”等平台交房租的不在少数。一些租客称,已经收到网贷平台催款与滞纳金通知了。 其中,22岁的王林(化名)上个月已与克尔达武汉公司解除了租房合同,但至今,他却背负着两家网贷平台的还款与逾期费用压力。 去年11月14日,王林以每月900元的价格,租下克尔达武汉公司位于沙湖港湾的一间出租房,押金与第一个月房租转账给了中介账户。第二个月房租,中介要求他通过“会分期”网络平台支付,在交了一个月后,中介通知他,换另一个平台“阳光钱包”交。他没多想,在“阳光钱包”平台交了7个月房租。 今年6月,王林与中介解除合同。但是,交易记录显示,前不久,“会分期”扣除了其1053元。系统显示,王林还有7期共9585元待还。其中,有的月份高达2187元。 7月20日,王林又收到“阳光钱包”催款通知,当期应还款904.5元,“已逾期一天”。 小妍与王林联系网贷平台得知,中介公司以租户的名义,从网贷平台贷款提现,现在贷的这些钱,由租户来还。 多名与克尔达武汉公司合作的房东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今年五六月起,未如期收到该公司房租。这些房东称,“我们也是受害者”。 20日上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克尔达武汉公司位于武丰家园的办公点看到,其大门紧闭。 记者联系到该公司业务员张某。“我也是受害者。”张某表示,自己当初并不知道“蚂蚁白领服务平台”系网贷平台,他也是通过该公司、这一平台租房。现在,他每天也收到该网贷公司的催款通知。他称,公司拖欠他一个月的工资,但上级已联系不上。 记者联系上克尔达武汉公司另一名业务经理。该经理表示,今年5月底已离职。据其了解,克尔达武汉公司通过与数家网贷平台合作,以客户名义提现,其中部分支付给房东,赚取差价,再由网贷平台找客户每月催款。他说,今年春节后,公司已入不敷出,开始拖欠房东房款、员工工资。目前,他也联系不上公司负责人李某波。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克尔达武汉公司注册于2014年10月,负责人李某波。记者分别拨打该公司办公电话与李某波电话,截至发稿均无人接听。 去年12月,当地媒体报道,武汉市房管局公布59家涉嫌违规中介名单,介入调查。该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一些中介不履行与业主签订的合约,拖欠业主房租;有些甚至涉嫌恶意或有意侵占租赁资金。其中包括克尔达武汉公司。 目前,多名租户与房东已向警方报案。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和平派出所已介入调查。

交租也能被网贷?黑中介又出借贷套现新骗局!

6月29日讯,6月末毕业季,有离别也有挑战,在与找工作一同面临困境的还有租房问题,这也成为许多刚刚走出“象牙塔”的大学生们将求职后的第二大难事。尤其是以北上广为代表的一线城市,在充斥着海量工作机会和高薪酬待遇的同时,也催生了较为复杂的租房市场。 以北京来说,大部分刚毕业大学生在北京租房时,都或多或少的增加了不少对于社会黑暗面的“教育”一课,没遭遇过黑中介,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北漂”过,除了屡见不鲜的“基本情况”:租房入住后被要求缴纳多种费用,中介还找各种奇葩理由加收费用,租户拒交后被断水断电堵锁眼,而大多数的租户一般都因为人在异乡,寄人篱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选择认栽搬离,不少押金费用就此打水漂。还有中介通过在网上挂出一个性价比很高的房子,当租客联系后又推说房源没有了,但可以介绍更好的房源,但后介绍的基本上都是不如网上挂着的那套,诸如此类不剩枚举... 近几年催生的大多房产中介机构也良莠不齐,据北京住建委官网公布的1月、2月和5月被投诉前10名房地产经纪机构显示,中天置地、链家、鹏基伟业、好来屋等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均“榜上有名”,主要问题集中在违规收费、未备案、违规打隔断出租、租期届满不退还押金、提前终止租赁合同引起的三金纠纷等方面被投诉,而即使被投诉“屡报不改”问题已司空见惯,似乎是作为“弱势”的租房客们,由于时间成本、工作限制等原因,多数权益遭受损失的租客选择忍让退步,让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更加助长了中介们的嚣张气焰。 而除了以上你我都熟悉不过的“套路”外,近日,一种“高端”骗局又开始弥漫在租房中:以押一付一的交房租为诱饵,九成租房受骗者为80后与90后的年轻租房者,社会经历不足,在感觉减轻压力后的同时往往不会考虑过多,而中介在租客决定签协议交纳房租时,在被要求通过指定APP付房租时也不会想太多,而问题就出现在这款实为网贷平台的软件上! 在租户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寓方通过使用租户的个人信息进行办理分期贷款,而租户的“按月交租”,实际上却是在网贷平台上的按月还贷。全款被中介套现,借贷平台赚取的利润则被中介和借贷平台瓜分,风险却留给了租户。而大部分被推荐的贷款软件如“分付君”,“元宝e家”和“蚂蚁白领”等网贷平台(也就是“交租APP”),通常是双方明确合作的“坑”租房客的。而不愿意进行改签合同的租房者将被面临“扣光押金”、更换房锁等强行退租的威胁。 以分付君为例,目前有普通客户端和业务端两种。通常中介下载业务端后将租房者的姓名、手机号码等基本信息填好,并标注借贷金额、每期还款金额后悔生成一个二维码,而租房者下载客户端,扫描中介的二维码,完成个人信息的补充,就相当于签了借贷合同。 通过不同的期限划定贷款的时长,时长不同,在平台上产生的利息也不同,“贷款4个月收2%左右的利息;半年期收3.5%的利息;一整年收7%的利息。”而产生的利息,则有中介出或者租房者出,但当然,中介不会出这笔费用的,通常会将利息打包在房租里面,让租房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承担交租的钱款里。而如果租户发现被贷款,中介也可以假称“零利息”,以此来逃避纠纷。但如果一旦租房者逾期交租,就会产生如逾期手续费、个人信用污点和涉及到以后的银行商贷等诸多麻烦。 对于有网络平台的贷款没有还清的状况,银行的信贷部门也表示,用户将不能办理房贷业务,且如果因网络贷款而导致在征信系统有不良信用记录的用户,还会影响贷款的收入还贷比,同时也会上浮贷款利率。 而对于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以缴纳房租名义被办理网络贷款的现象,涉及到的中介及网贷平台均涉嫌诈骗。即使没有书面协议,该合同也可依法撤销。 住房租赁市场的问题变化多端且复杂,作为承载着我国众多人口刚需的问题,租房上的乱象面临着解决难度大,耗费时间久的矛盾,对于层出不穷的“新骗局”,打击租房乱象不仅要通过完善立法解决,建立健全住房租赁市场规则,为监管提供依据,也应加大执法力度,杜绝“屡报不改”现象,维护租赁市场良性运转。 最后一句:在租房的“黑中介”问题上,你有过被“坑”的经验,一起讨论一下~